吃啥产啥 是个话唠
另外可以叫我木乾。

风裹揚花缯中景,
木里乾坤卷首挽。

[瓶邪/黑花] 夜雨


817毕业文
cp:瓶邪/黑花
*假定瓶邪两人已经回杭州
*没有打打杀杀,只有流水账
*喝酒吃肉谈人生(what

01

"稀客啊。"

吴邪拎着俩深蓝登山包正要上吴山居的台阶,冷不防被这调子阴阳怪气的声音喊得定住了脚。老远看见自家古董店就门口点了一盏灯屋里黑漆漆的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现在他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倒回去也不对,只好转过头去想揪着胖子去打先锋,才又想起王胖子根本没和自己一起回来。转过头去只有一个盯着鞋看的闷油瓶,于是他只能大跨步进去选择向命运屈服。

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吧。

"原想你们在福建呆不了几天就要回来,也就没追究你半路把小爷甩下的事了,结果你们倒好,在那...

一点关于小超的豆知识与pre 52出场全整理

门前四棵柳:

*很想念他,希望他早日回来。


*资料来自wikia与comic vine,起源与能力各自缺一部分,因为之后几天可能都没有网所以先发上来,之后再补上能力部分的详细描述。



超级小子


真名:康-艾尔


别名:Conner Kent,Carl Grummett,Lionel Luthor,Metropolis Kid,超人


亲缘关系:超人(氪星人基因模板),Lex Luthor(人类基因模板),Match(真名为Kent Conner,克隆自小超,出场于Superboy vol 4 #35,退场于...

[西北风组]昼若夜

露诞贺文→迟到的

仏诞贺文《跳舞的人们都长眠山下》外一篇
西北风组人设艺术职业paro 画家弗朗西斯x芭蕾舞者伊万

标题同样来自张悦然短篇小说《昼若夜房间》

警告:

*我流流水账

*露第一人称

*原创人物有

*嗑\药\or暴\力描写有

*戒断反应详细描写有


Summary:

“……那想想耶稣基督吧,像个真正的信教徒那样。”这个人隔着那扇门央我。

奇异的是我的耳边因为这句话连接起了一片广袤而茫远的轰鸣声,灰色的机械羽翼划过教堂直刺云霄的穹顶,钟楼上响起点醒清晨的祷告,被打碎的彩色玻璃反射出的光在眼前一闪一闪,继而什么都看不清了。...


[喻黄喻]晚安

*一个蛮甜的梗吧

*年末文档整理,14年写的了。

*第一人称


1
 我出院了。
 时间是下午,冬日太阳收敛了温和的光芒。站在病房厕所收拾东西的时候抬头看见了镜子里映出来的那个人,苍白如纸的脸色,黑色服贴的短发,找不出形容词的眼神。大概是茫然。于是茫然的看着镜子,半晌又低下头去看看自己的手,黄色的茧疤突兀地耸起一小块盘据在指尖和指肚。我和厕所挂架上写着“蓝雨”两个大字的衣服对峙了很久,头痛欲裂中从架子上取下它整整齐齐地叠好把有字的那一面放在上面收进行李箱。
 胸口又闷又疼,有棱角的石头压在那里,我喘不过气。
 然后我从厕所探出头向病床床末的病人简历上看去...

[尤米]羔羊与逃亡

CP:尤里·普利赛提x米拉·芭比切娃

原作:《冰上的尤里\Yuri!On Ice》

*二月革命前夜沙俄 AU

*叛逆贵族少年尤里x革命党人巾帼米拉(…?)

*一般都是想着社会底层革命青年和上层贵族少妇会比较适合这两个人,想一想交换一下也许也不错,就有了这篇AU.

*人物性格发展性操作(变相ooc)

*年龄操作,尤里18,米拉20。姐弟恋使我快乐


 -


雪还没有停,已经下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这里的雪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停。令人窒息的摇摇欲坠感无法被雪地佯装的平静淹没,所有人都知道会发生什么。圣...

[一宣]浪漫传说 明弗多人合志《吾卿来归》



吾卿来归·一宣


详细信息见图,多图杀流量注意。

[Sebby生贺]生日惊喜

一个SebbyxBucky的水仙。

友情向啦,至于看出了点其他的你们随意啦。

Cp向其实是stucky和Evanstan

憋了一天好难受喔。

对不起,把Sebby和俄罗斯姑娘设定成分手了,其实我很喜欢她和他在一起(忏悔暴哭

对了,超短,比迷你短裙还短。


草率地取了个名字叫生日惊喜,bug都是我的,他们是彼此的。


1.

“绝交吗。”

“…….”

James飞快地单手在平板上给Sebastian打出一行字:“你这甚至不是一个问句。”句末加上一个蛇的emoji.

Sebastian气极,很想告诉他那个蛇不是那样用的,“很好,看来我们真的要绝交了。...

[贾尼] 但渡

jarny→伪单箭头,情感缺失老贾。

*柯总生贺

*意大利黑帮AU\梗

*角色死亡预警,加粗大写

*迟早有一天写完世界黑帮漫威众…(。

*ooc严重情节经不起推敲,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就是想写。


00


“再朝我开一枪,再吻我一次。”*


这句话在雨夜中响起的瞬间,Jarvis冰蓝色的虹膜急速地缩小,脸上变成了一副诡谲的愤怒的神情。但很快那副模样就从他脸上被抹去了,像是一张磁盘被用原始暴力方法销毁,完全无法复原,又像是一盆倒进干涸土地里的污水,砸在地上,溅起水花后迅速下渗,没有一点回音。


但Jarvis并不在乎那些...

© 风裹揚花 | Powered by LOFTER